关灯
护眼
    栾神梦目光一寒,长刀瞬间出鞘,牙关一咬便是一刀朝着他的面门袭来,周围的人都是被这瞬间膨胀的气势吓了一跳,而就在刀锋即将命中他眼睛的片刻,一个金色的符文缠绕在了刀头。

    净尘再一伸手,将栾神梦的长刀弹开。

    「两位施主有什么恩怨的话烦请赛场上见分晓,不要让鲜血玷污了这个圣洁之地。」

    栾神梦凶狠的目光朝着极道扫去,但最终还是没有再出手。

    「我原先以为我要杀了你只是因为个人的恩怨,但现在我的理由又加了一条。如果红叶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必然让你死无全尸!」

    话音落下,栾神梦便是扬长而去。

    「多谢了。」

    极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他遇见什么麻烦的事情,也不觉得奇怪了。

    「施主说这话还为时尚早。」

    说完这话,净尘也是随之离开,而其他围着极道的人,见到栾神梦都是先行离开,就算是面色凶狠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也不敢在这个地方惹上一个能够进入比赛的修士。

    当极道走过三个人身边的时候,他的目光没有一点的变化,只是留下了一句话。

    「这是我能够做的,最好的安排。」

    回到住处之后,极道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倒在床上便是深深的睡去。

    。。。。。。

    天弦的一场,有这样的事情本来已经是天大的乌龙,这样的比赛居然还有人缺席。而今极道的又是一场,而且是连续两场有这样的事情,事态自然是发展的极为的严峻。

    但最关键的问题是,主办方毫无办法。能够做到这件事情的,必然是神级的人物,但是想要找到这些隐藏的大人物谈何容易。

    而现在各种斥责古族的言论出现,也是情有可原。因为在多数人的心中,这个世界上只有五个古神,什么圣贤殿,什么暗影,什么天兆。他们是完全不知道有这些东西存在的,既然最强的古神都在古族之中,还能够让这些事情发生,只能够说他们完全没有用心去举办大会。

    但现在,还不是让这些消息被世人知道的时候。

    让古神出面去澄清这些事情可以说是从未有过的现象,但现在,没有其他的做法比起这个更有说服力。

    所幸红叶并没有消失,古族的力量很快就是找到了她。

    以红叶这个好像是「受害者」的视角,并附加以解释,这才让现在的局势逐渐的平缓了下去。

    「他没有对我做什么,我们之前认识,只是过来叙叙旧。」

    。。。。。。

    栾神梦在红叶的房外犹豫了许久

    ,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看到栾神梦来红叶也有一些意外,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终尴尬了很久栾神梦才说出第一句话:

    「他真的没有对你做什么?」

    「我说谎对我有什么好处。。。」

    「那你的伤,怎么样了。」

    红叶的这种伤势,正是栾神梦造成的,至于是如何造成的,也就只有这两个人知道了。

    「没有大碍,我有机会能够治好了。」

    「真的?」

    「不谈这个,你呢,你打算什么时候履行你的承诺?」

    「等我和他战斗完之后。」

    红叶叹了一口气,继而讲道:

    「这件事情已经变成你的执念了。。。之后真的不会对你的修炼有影响吗?」

    「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我不论结果如何,我只是想要一个结果。以证明我做的这些所有事情的意义。」

    「那好,我等你。」

    。。。。。。

    醒来之后,极道刚一睁眼便是感觉一股浊气聚集在心中散不开。右手刚一按胸口,嘴中便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哈——哈——

    极道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玉瓶,拿出三颗丹药吃了下去。但显然,这个丹药并不是少淮一开始给他的那一些。

    而此时,极道身上的那些裂纹居然开始慢慢的消退。就像是病毒一样最终全部退回了自己的体内,他擦干净嘴角以及地上的鲜血,用手撑住了自己的头。

    下一步。。。应该要。。。

    他知道,没有休息的时间了。这已经是步步紧逼的局势,没有任何时间能够耽搁,他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尽量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