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话音一落,两个人的目光对碰在一起,而后都是会心的一笑。但随后,她又是语重心长的一句:

    「把千璇抢回来,我相信你。」

    极道没有回应,绾绾也不知道他这个时候在想一些什么。

    待到他离开之后,羽渐渐的走近。

    「你应该知道如果帮他的话可能会牵扯进一些更大的事情之中,你我都没有那么大的背景。」

    绾绾也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其实关于这一点两个人都明白,但是绾绾之前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做到这个份上。在穹宇之巅这样的比赛之中居然也能够有状况发生。

    「羽。这就跟你当时为什么要救作为第六天魔的我一样,你知道救了第六天魔之后会出很多事情吧。。。」

    「我只是不想。。。」

    看到羽有点尴尬的样子,绾绾也是憋不住笑然后戳了戳他的头。

    「对啦,就是这样,善意只需要一个很简单的理由。他曾经帮助我做我要做的事情,现在我也反过来帮助他,朋友之间就这么简单。」

    说到这里,她也是不得苦笑了一声,轻轻的叹了口气:

    「只是我的能力实在有限,他当时用一支如太阳一样耀眼的光箭救了所有人,但是我现在连帮他逼出对方的手段都做不到。」

    「羽,孤独真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你我都深有体会。」

    孤独之中,若没有信念,那也唯有死亡一条路可走了。

    。。。。。。

    他能够感受得到,这从其他人的身上传递出来的善意,即使说他在所有的选手之中是最不被看得起的那个,这种善意,也依旧能够从旁边的人身上散发出来。

    只是可惜。。。

    他望着地上的那一个竹简,目光变得沉重而又阴冷。

    下一场的比赛,是神途和天弦。

    这一场比赛自然也是引发了极大的关注,首先是天弦本身在这个赛事之中热度就高的吓人,虽然认为她会夺冠的人不及栾神梦,但要单论人气,她和后面的几名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还有神途,现在是叫做姬无空。上一场展现出来的实力,也令他的人气达到了一个空前的程度。

    战前的会面,所有的选手都是来到了现场。

    极道望着台上的两个人,虽然都是自己熟悉的人,但这个时候他也同样是面无表情,而一旁的绾绾看到这里,心中也是不禁开始有些担忧的起来。

    少淮不知道姬无空是谁,她可是清楚。那是一个压迫感绝对不下于栾神梦的家伙。曾经一度给她带来过无法抑制的恐惧。

    「我很期待与你的战斗。」

    而面对天弦伸出的手掌,神途却并没有什么回应,只是默默的看着。

    在僵持了大概五秒,天弦想要把手缩回去的时候,神途却是忽然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天弦,你想过自己有可能会死在这里吗?」

    此言一出,整个场地都是安静了下来。而天弦这个时候的手掌也是停在了半空之中。

    极道的目光明显有一些变化,他现在也不知道神途要做什么。

    天弦皱了皱眉,将手缩了回去,思考了片刻,随后摇了摇头:

    「没有。」

    「那现在有了。」

    看到神途拿出来的那一张生死战的契约,天弦都是露出了相当惊讶的神色,她想不明白,自己和眼前的这个人有什么恩怨。

    「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吗?」

    她没有接过,毕竟这才十六强晋八强的比赛,如果是生死战,以上次神途展现出来的时候,自己要真的取胜代价恐怕会

    很大。

    而且从天弦的角度看来,生死战毫无疑问是对她有利。她有神泣一式无法使用,如果只是用其他的招式,想要战胜眼前的这个人,以她自己的判断有一定的难度。

    「没有。」

    天弦正要疑惑之时,却听到对方的一句传音,只有她能够听得到的传音:.

    「你不是有神泣吗?」

    这个人?!

    首先可以确信他不是虚张声势,他能够精准的把她的第十一式名字叫出来,靠乱猜的话不会有这么凑巧。但是怎么可能,自己用神泣应该也只有。。。

    不对。。。

    在用出神泣的时候,她有了一些之前的记忆。当时她在最绝望的状态之下挥刀,才有了这惊天地泣鬼神的第十一式,而那个被她杀的人,也必然是死了。

    难道是那个人的同伴?

    因为只是记忆觉醒,所以天弦也无法确定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