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愁吃不愁穿大王

大王每天起床总是有加拉替它梳洗。加拉是一个小姑娘。小姑娘有的是青春和热情。这让它总是隐隐有一些惆怅。大王摊开右手看到手掌心里都是汗水。好象练功之后微微发热了。每天它都无所事事。一个人在房间里呆着。呆着就是呆着。就是定定的呆着。两眼都是定定的。加拉在外头跟什么人讲见闻,她说早上练功的人里有一个教头这样喊口号:一、两、三...

她说的非常带劲。

加拉应该跟很多小姑娘一样有很长的辫子。不愁吃不愁穿大王总是记不得这些细节,有时候它突然想到加拉了,想着想着就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子了,都是模糊的,只有一把声音、还有大约是带着2只长辫子的影子。

不愁吃不愁穿大王在这里是一个小头目,大家都尊敬它,但是也都敬仰的疏离它。

这里什么都好,就这一点让人无法忍受。

有时候大王独自的时候就这样想。

因为它不认得字,有时候加拉空了过来跟它讲讲见闻,或者读读报纸,报纸上的事情多半不可信,见闻也是被小姑娘添油加醋了一番。大王总是要走神的,它听着听着想到怎么突然右眼又开始跳了呢,这个时候跳是多么不吉利的事情啊。

大王有一个神游朋友叫扑克先生。扑克先生称不愁吃不愁穿大王做玫瑰。——非常娘娘腔的,但是这是唯一的一个外乡人——接近它的外乡人。

1441071357_LGUWroXL  扑克先生可以预知很多事情,它说“摊开你手掌。左边:那是你未来;右边:那是过去。只是我不能都明白的告诉你,人人都渴望先知,而我,作为你在这乡的朋友,只能跟你透露一点点——

“每个人都有很长的未来,在他们年轻的时候都是值得期待的,你看你太老了,老的已经变的吊儿郎当,无所谓期待、无所谓不期待,你说,你渴望过吗?——

“放的下——放的下就放的下,怎么还要跟梦境计较

总之,这个神游朋友满口都是莫名其妙的东西,大王皱眉头的脸孔你也看不出是什么情绪,不是说不好停下来不许说,也不是说好吧我听你的就是了。

这乡里的人都是这样的表情和生活,大家都是懒洋洋,冬天也是懒洋洋。房子外头椅子上躺着坐着瞌睡着的都是这乡的本土人,外乡人好象扑克先生都是非常勤劳的,只不过不愁吃不愁穿大王总是找不到它朋友的人。

中午加拉进来替大王弄好了午饭大家都默默的吃过了之后,各自搬了椅子到屋子外头大太阳下躺起午睡了。大王今天午觉做起梦了。

那个梦里它频繁的往厕所里钻,来来回回大约4次,第一次是蹲的,可是一下子没有把持住跌到粪槽里去了;第二次也是蹲的,一不当心手上粘到了别人拉的屎;第三次厕所里突然没有坑位了,它着急的到处找;第四次是坐的。大白天里做这样的梦,还是在夜里进行的。

不愁吃不愁穿大王一觉醒过来,看到它的外乡朋友扑克先生就在旁边喜滋滋的站着望向它。突然心情特别好,朋友这个表情就是告诉它马上有好事情发生了。黄金万两、美女一屋等待着。

大王觉得一整天心情都出奇的好,夜里吃晚饭的时候加拉说有事情要讲。

“你想去外乡看看吗?

大王长这样大都没有去过外乡,外乡的人都好象扑克先生这样勤劳智慧的,大王想了一想,说恩,可以啊。因为它又想到午觉的梦里预示它将会有所建树或者就是意外财富。

加拉说“我不能照顾你一辈子了,我们是不一样的,我是人,而你是一只羊,你知道你未来的命运可以掌握在你自己手里,也可以掌握在我们手里,看你的选择和运气了。对吧?

不愁吃不愁穿大王没有听见后面加拉说的这些,它只想到那个午觉的梦。

它一心都只有午觉的那个美好的梦。

加拉决定送大王去城里,她们一早就起了床,摸着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加拉不允许大王临行前去跟扑克先生告别,她警告说“擅自行动、后果自负”。听上去非常严肃也非常严重。大王就不做声不坚持了。它心想反正每次都是你做主。她们搭上了这乡每天最早一辆去城里送柴火的马车,赶车的人把不愁吃不愁穿大王当成加拉的宠物了,所以只有小姑娘坐着的那堆柴火垛上铺了块毯子,大王被长着倒刺的树枝扎的生痛,加拉好心的抱起它,反倒是2个人都坐的不舒服。这一路上都默默无话。

城里真是别有天地啊。大王看傻了眼。这才蒙蒙亮的天色,街上的行人已经三三两两了。他们身上都带着家伙,行色匆匆,城里有路灯,每个都有15那天月亮那样的个头,可惜天快全亮了,他们已经在渐渐暗下去。马车把她们放下之后,加拉突然对着大王说“糟糕,我把你带出来做什么?——我忘了”

“啊,什么忘了,是你说送我出来选择运气的。”大王看加拉惶惶张张的也没了主意。

“可是这里是城里,这里的人比咱们乡里还要多啊”加拉一屁股坐在路边上,就不说话了。

不愁吃不愁穿大王看平时有说有笑的小姑娘不说话了,也不敢出声,他想不通小姑娘在担心什么,城里真好,一个空地就有10间自家那样大,这么大的空地,到了秋收的时候可以晒多少稻啊。乡里的人要是看到这样的地方不都要激动死了,也用不着为了抢空地大打出手头破血流了。

天亮了,所有的房子在不愁吃不愁穿大王眼里突然之间都好象变高变大了、铜墙铁壁威风凛凛。

有一些人路过她们,非常好奇的望着这2个乡里来的陌生人。大王觉得他们的眼神比自己乡里那些人要友善和和睦多了。真是见过世面了啊。不知道扑克先生有没有来过城里,扑克先生也是外乡人,不知道它来过城里没有撒。

加拉打断它“你肚子饿吗?”

大王突然意识到她们2个一早起来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东西呢。

怪了,城里怎么看不到大饼摊呢?她们走了一段路,加拉说看到了一个卖东西的店,“你在这里不要动,等着我马上就回来。千万不要乱动”

说完她进去了。

城里也有不好的地方,大王非常敏感,——太阳出来的时候,人们都看不到它,房子太高太大,全部都被遮挡住了。这里的人一定都没有见过太阳初升的奇妙景象吧。嘿嘿。不愁吃不愁穿大王暗地偷笑着。其实它也不知道太阳是怎么升起来的,每天都是加拉叫醒它帮它梳洗。日出非常好看是有一次加拉叫了3遍大王都不肯起床,小姑娘发火老老叨叨念出来的。当时她是怎么说来着。想着想着,不愁吃不愁穿大王突然头昏目眩起来,怎么房子和道路都在晃动了呢?

等它醒悟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在一辆开动着的车上了。

这车有座位,比刚才跟加拉一起挤着坐的马车好太多啦。车上的人对不愁吃不愁穿大王微微笑。这个笑着的人戴着一只有舌头的青帽子,身上围着一块非常肮脏的围裙,整个一臭烘烘的人。但是他非常有礼貌的对着大王微笑,然后说“带你去一个不愁吃不愁穿的地方”。

可是加拉呢,加拉怎么办?大王有点担心“我还有一个朋友在刚才的店里买东西呢,我怕她出来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哦,这个啊,你放心,我们接你到了之后就回过去接她。你放心好了,这车速度非常快的”。

不一会,大王就下了车,它跟着7拐8拐到了一个院子里,院子还宽畅,中间有一口水井,恩,这里有点象我们乡里晒谷场,那些干活累了的人歇脚的时候就习惯靠着这口井,喝水、扯闲蛋。

它走进里头点,看到一个角上蹲着一只羊。不愁吃不愁穿大王很自信和友好的走向它,“朋友你好啊”

“你为什么蹲着?这里没有椅子可以坐吗?”

那只羊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大王清楚了——这一定也是从乡里来的吧。

“你也是从乡里来的吧?我猜就是——呵呵”

“乡里还是城里有什么不一样吗?

那羊慢慢抬起头来,无限忧郁的说“都是一样死的。你难道没有看到吗?”

不愁吃不愁穿大王顺着它瞥过的眼神向旁边屋檐看过去。

好几个屠夫用的钓钩上挂着的几件粉红色的东西分别是:羊头、羊腿、几块大小不等的肋骨。

不愁吃不愁穿大王顿时4腿发软,晕了过去。

我们要逃出去!兄弟 (文/波比)

    A+
发布日期:2015年10月23日  所属分类:文字  视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1   博主  1

  1. 优妈妈博客 3

    这是短篇小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