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不散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的时候我把头发散了下来,窗外依然很冷。阳光和雨水一样,随时随刻都可能消失,又随时随刻都可能出现。我已经不再预期着它们的到来,而渴望着不论是阳光,还是雨水都能给我带来微小的快乐。因为它们的转瞬即逝而倾注着,保持心情的愉乐。很长一段时间,我是一个不快乐的人。现在我变了很多。在很多个时刻,我享受着心灵的平静。站在镜子面前,我很温柔的抚了自己的发。当手指和粗粗的头发摩擦时,我的心和往常一样陷入无止尽的回忆中--苏醒过来。从衣橱里翻出那条买来后都很少用的“江南布衣”,一条墨绿色的小头巾,再次把头发束起来。换上了明黄的运动短衫,围巾在脖子上转了两个圈。房间里的暖气打得很好,可是我憎恨没有新鲜空气的窒息,把窗子折到最大的角度,头仰出去的那一瞬,风拂着草地,像童话一样印蓝而没有一丝污染的天空流泻着白云。这一切,是多么的美好。我随口吹了两声口哨,惹得鸟儿们叫的更响,树上的两只小松鼠惊慌的快跑。

 

1440382473_iQhotnSd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在离开我的家乡后--那儿有我的家,我爱的朋友们,熟悉的道路,树木,气味。想念这一切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断的沉陷于回忆,沉陷于想象,沉陷于自我。我想,这没有太多的好与不好,这是我的生活,即使它同时包含着我的厌倦与厌恶。

让我们说些别的吧。

每一次当我的朋友对我说等你回来的时候我的心都感到异常的迷惘,像是风吹起一阵薄薄的迷雾,蒙在了我的心上,它再也无法表达,迷惘/困惑/飘乎/失落/一个被剥夺了语言的孩子。我爱我的朋友们,所以我希望当我回家的时候我是一个很好的孩子,我们从彼此的身上看到自己,忧愁,笑脸,还有明明灭灭的青春,我想出现在他/她们面前的时候笑的无邪。我知道TA们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真心的,等你回来。阿南曾经和我提起等待戈多,我没有看过等待戈多,它是不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主人公最终有没有等到TA企盼的人/事/东西这些我无从而知,我说过我没有看过,但是我喜欢这个名字,非常的喜欢,等待戈多。像LOLITA一样,念起来异常的好听。

今天我要去见一个人,S要在路过这城市的时候来看我,看我有没有变瘦,有没有长高,是否还是离家时的那个孩子。她是我最好的一个朋友。在刚认识她的时候我们的话还很少,我们有些拘谨的坐在八角塘的湖边,想着几个共同的话题。天下起了星星小雨。那个时候我们都是短头发的女孩子,现在时间已经载着我们,或许缓慢,或许悠长,或许捉也捉不住的前行,S变成了红头发的女孩,而我的头发,也终于在所有等待中一点一点的蓄长。我曾经对TA们说,当我的头发长到很长的时候,我就回来了。S曾经对我说,或许任何人跟任何人都不是息息相关的,现在的S是否依然会我对说这句话。S有一颗柔软的心。我认识的S正在一点点的改变,如S认识的Z,向着未明的方向。

我选了那件最明亮的衣服,我知道它很衬我的皮肤,平日里我很少穿色彩鲜艳的衣服,它们都整整齐齐的躺在衣柜的一角,可是我很开心,我选了这件最明亮的衣服。胸前大大的字母C已经有些烂裂,可是就连里面透露出来的红色都那么的好看。在短衫的外面依然套了黑色的外套,这个城市的冬天漫长,寒冷而难耐,现在已是二月,可是别人告诉我它的春天要四月才来,这是不是和S北方的家乡一样,S又会不会习惯这里。即使只是路过,我希望她喜欢我的城市,这座城市不是我的城,可是在心底,我正在渐渐的喜欢它起来,希望可以认识,走它的每一个角落。我把CD播放机里的碟换成了S在北京给我买的许巍,在别处。这张碟我已经很久没有拿出来了,和我呆在一起的东西都压了一层我的想念,许巍那些行走的歌总是让我不断的想起S,想起我的家乡,和走过的城。这座城市里没有珍珠奶茶,S贴过这样的一张照片,她站在店口右手拿着白塑料杯的珍珠奶茶,照片的下面写,我对Z的思念总是从珍珠奶茶开始的。那是我们第几次见面,我带她去了小店,喝我最喜欢的一种饮料。这座城市没有珍珠奶茶,也没有羊肉串,刀削面,没有古旧的桥。有我的独立,成长,孤独,理想,还有我的伤,S会嗅到它们的气息,但S不说,她看着我成长。我们路过一些人离开一些人。

我把水,纸片,CD机,手机,钱包放进背包里就出门了。我们说好在市中心的广场上见面。市中心离火车站只是几分钟的距离,S说她会找到广场的,不用我去接她。人很多,音乐很响,孩子,推车,大人,提包,一闪一闪的在眼前穿梭。我的把音乐调的更响一些,咕噜咕噜喝了几口水,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16:37。天还在沉下来,深深的几许蓝,云已经不见了。我本来是安静的,可是后来我有些不安,我和S已经有一年多没见面了。跑去附近的COFFEE REPUBLIC买了一杯摩卡,暖着手,等待S。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结果是什么重不重要,都不要再想。等待的每一分一秒都是希望。

咖啡冷下来,手也一星一许的冷下来,街灯协着浓晕的黄舒缓的展开,我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咖啡,杯就要见底,又看了看身上了短衫,依旧明亮。手机显示16:51,是我来的过早。旁边的小店叫喊着,热咖啡,油炸圈饼,热咖啡,油炸圈饼,扬声器飘出来的声音带着某种味道,就像热咖啡和油炸圈饼香甜的味道一样,带着温暖,就不再觉得它吵。我猜测着S会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又背什么颜色的包。我的背包里存着一张要送给S的纸,那是很久以前去一个小镇的博物馆,用青色蜡笔印下来的画,几个歪歪扭扭的字--祝快乐。我拿出来看了又看,心里很是欢喜,悄悄的哼起了歌。

再过一会儿月亮就要爬上来了吧。再过一会儿S也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我要给她大大的拥抱。

无聊之际,我开始晃荡我的双腿。广场的木板凳不是很高,晃起来有些别扭的感觉,我就把双手在两侧撑着,一荡一荡的晃,看看自己的球鞋,又看看四面涌来的人群,偶尔莫名其妙的笑出声来,是太开心了吧,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我思索着呆会儿应该去超市买一些什么菜做好吃的给S,还要做意式的COCA粉蛋糕。

像密谋了很久了一样,S穿着她的黑色外套背着橙色背包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们同时笑了起来,同时把耳线摘下来塞进包里,张开了双臂,给彼此拥抱。我们就这样抱了很久,什么话都没有说。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下来,我知道,没有变。

后来所发生的就像我们分别前一样,聊天,笑,偶尔两个人坐在一起,享受着不说话的宁静。S住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坐着火车离开了。我们拼命的挥着手,这让我想起北京乐于路里面的那个镜头,平路拼命的追着火车要给爸爸东西,火车开走了他说爸爸我签约了,第二次看到这里我哭了。第一次是和S在一起看的。

火车开走后空荡荡的站台只剩下了我和职岗的挥旗人,那个人站在对面吹着口哨晃动着手中的旗,我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旗,和我的衣赏一样明亮。走的时候S对我说要善待自己,我知道下一次也许我们要更久才能见面了。S说她总莫名的哭泣,因为她那脆弱的心。可是这一次我们都很坚强,我们微笑的道了别。

回去的路上许巍的歌变得异常模糊,或许他什么也没有唱,或许他唱着同一首歌。就像现在的我们,唱着一首关于青春关于成长的歌,哭哭笑笑,跌跌撞撞。

这个故事在很早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结束了。它不是我的初衷。在写的时候我从来都不清楚自己要表达一些什么,我只是知道自己渴望写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在最初的时候我是这么写的,"曾经我放弃了我的等待,我想我厌倦了,仅此而已。曾经,可以回去是我的信仰,支持着我让我以更坚定的步伐走下去。后来,一切都变了,是我的放弃。我知道,他/她们,依然在等我。"(文/残碎风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