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s



多少年没写日记了?

 

昨天。

哦。是前天。

2014年12月9日。

西安落下第一场雪。

 

我推开门,走进电梯。

走出电梯,等待603路公交车。

双层公交车在西安并不多见。

只是这辆车我坐了整整两年。

60*60*24*365*2=?

 

不用看,下一站一定人满为患。

不用想,高速桥下一定有人挥着剑、舞着扇子。

很多时候我很难去捉摸他人的意志。

所以。

到现在我已经失去了这种能力。

 

双层的巴士车体总被涂上各种笑脸。

加粗的字体。

大号的联系电话。

以及那行微距、滑稽的最终解释权归XX所有。

有时候有些车漆掉了。

就像印在车体上的人蹭破了皮。

无人问津。

 

如果你有幸坐过这辆车,或者你认真观察过。

2层车厢后三排的车窗是有7厘米的塑料飘窗的。

 

再如果。

你有扫视的习惯的话。

在清晨和傍晚,你会经常看到有个人手肘搭在那个塑料飘窗上用拳头顶住了侧脸。

他很少像车厢里其他乘客一样塞着耳机抑或低着头看手机。

 

清晨,他脸上泛起了雾。

傍晚,他眼里枯索无力。

 

这是一个80后跟一辆公交巴士的故事。

这是一段平常人的平常生活轨迹。

这是一座周而复始像指针一样画圈为牢的移动堡垒。

这是一条后会无期的路。

这是一只温水里的青蛙。

这是盲道,这是人行道,斑马线,红橙绿,过街天桥。

这是鸣笛,这是LED灯箱,这是掉光了叶子的冬天。

这是一路向北的长安路。

这是TAMA的我的生活。

 

eh,yes.

you guessed it.

This is my life .

what a fucking Lives.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潘哆啦 1

    :ra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