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郎永淳离职看国媒体制

近日连续有两名央视主持人宣布离职。一是央视《新闻联播》主持人郎永淳从央视离职,在公开表态之时他已经被塑造成一位得体、照顾家人的暖男形象;二是前央视知名主持人张泉灵发表了一篇名为《今后,我的身份不再是央视主持人,因为生命的后半段,我想,重来一次》的长微博,证实自己从央视离职,以此既迎合了当下创业热潮,也相当程度地成了中年媒体人转型的一个范例。

duanyongchun

对于郎永淳的离职,一方面他的家庭生活在离职的背景下,被打造成了染上知音体的一种抒情叙事,照顾家人与体制竟然出现了一种需要用离职来解决的矛盾;所以,另一方面,郎永淳不得不出来称自己这次从央视离职“绝不是体制的失败”,他甚至还表示“央视的平台好,是吸引我们90后播音主持系年轻人的梦想之地”。体制之困当然会影响到个人的生活和精神状态,离开或重新选择可能会因人而异。对于已经在央视形成个人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主持人来说,确实存在一个只要离开这个“束缚”就会得到一个更广袤天地的轨迹。比如我们能想到的崔永元、柴静,以及更遥远一点的杨澜、许戈辉、马东等人。

以央视为起点,经过这个中国相当长时间最受瞩目的媒体再度出发,这当然是一种人生选择。据说张泉灵离职后选择的是创业,“张泉灵以顾问形式加盟傅盛战队”、“傅盛旗下紫牛基金合伙人”等是坊间关于她去向的传说,可以想象的是,也可以从张泉灵的离职长微博中看得出来,她的未来可能更具颠覆性,“生命的后半段,我想,重来一次”。这倒与眼下传统媒体人纷纷离职的风潮颇为吻合。包括电视台、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早就明日黄花,而作为这些媒体的大腕,他们的影响力和收入也在下降,可能转型改革和离开重新选择是每一个传统媒体人都要思索和抉择的。天时地利人和之下,我们也就难免看到一拨又一拨从传统强势媒体走出的媒体人,在未来也肯定会更频繁地听到他们关于创业的成功与艰辛之类的故事。

也是这几天,杭州《都市快报》的前总编辑朱建也宣布了自己离职的消息,他的重新选择也是创业,“五十岁”的中年选择,看似沉重和颠覆,但其实这似乎已经成了这代媒体人不得不要面对的一个新的选择。一来传统媒体已经在形式上被新媒体打压得破绽百出,挽救和改革的成功率看上去要比重新来过更低。在网媒已经宣布自己在自媒体时代已经是传统媒体的今天,很多电视台、报纸和杂志看上去更像是一种我们对经典的刻意眷恋才存在的玩意。二来,前方的创业之路确实诱人,这既是时代的大方向之一,也是客观上不断涌现出成功范例的道路,从一个路人,因为一个点子,转身成为“创始人”,这难道不是在重新梳理和制定时代的规则吗?更何况对于那些原本就有资源、有魄力的传统媒体人来说,踩准时代的节拍变成新型的时代达人,他们一直走在前列。

如果我们非要用好与坏、成功与失败来定义“央视名嘴离职”,那也容易掉进一叶障目的陷阱中。比如央视早年的主持人马东,如今通过在视频网站上的综艺节目,已经成为挑时代风潮大梁的一流主持人,网络上追捧的他那些节目上的即兴段子,在央视上是断然不会出现的,对于他来说,无论从个人释放、转型,还是带来更多社会、经济效益,都是无比成功和必须的。当然也有离开央视进而走进里所谓事业低谷的,比如李咏和邱启明。前者从巅峰的高度隐退,更多的是个人选择的一种回归平淡,而后者从新闻主播一下子成了新闻人物——近日邱启明因寻衅滋事被判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即便不提这段意外,邱启明在离开央视加盟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尝试和后来的门户网站岁月,在观众看来都没有他在央视时的风生水起。

所以,离职或者重新选择,只能是个人行为,也只有在个人意志的驱使和判断之下,这样的行为才有可能经得起打量和磨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