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生小鸟

我一点也想不起他的名字,只是有一次我们一起被罚站的时候,他说过要去找一只槐生小鸟。忘了问他为什么要找槐生小鸟。 以后,因为种种理由,我依旧经常被罚站,一个人在后面看他乏味的背脊,发现很久以来,他都很沮丧。是因为找不到槐生小鸟。

1441071370_avaKpENA

传说中槐生小鸟的羽毛可以用来做调味料,使每一种菜肴都味道鲜美无比。而这种小鸟只会在湖边的水仙花旁歇脚,警觉又灵敏。老是被罚站也许很苦闷,可是总比为了一只传说中长满调味料的小鸟而苦闷的人要愉快得多。

因为罚站是必须双手伸直平于肩的,那些个男臭虫们(其实他们比臭虫还要讨厌),就把我的书一本一本的放在我手臂上,书垒得很高再放上铅笔盒。上花妖老师的课,我实在抬不动了,哗啦的,书,铁铅笔盒全掉在地上,臭虫们哇哇的怪叫尖笑。

我蹲下一本一本的拾起来,花妖怒气冲冲的走下来,一脚踏扁了我的铅笔盒,她妖声妖气的骂着,臭虫们跟着起哄。

我拿臭虫们没办法,因为他们几个的成绩单比我的有说服力,所以他们的闹剧也比我的实据有说服力。关键是,花妖很受用那种给她助威的起哄。

只有那个要找咸羽小鸟的人,走过来帮我捡课本,最后他用尽力气,搬开花妖的大脚,解救了我的铅笔盒。

那次花妖对他用了一个很有文化的词”助纣为虐”,他和我一起郁闷的笑笑。当然,花妖也让他写检讨。 我埋头替他写检讨。

写完后,自我感觉言辞恳切,文采斐然。花妖却鄙视不已,下了个”此检讨是你那在行政公署工作的父亲所为吧??”的问句,大有嘲讽的意味。 我们再次郁闷的笑笑。

那时,我想背一大书包的袜子不停的行走,如果这个不算理想,那么行走着替他找到槐生小鸟就算我的理想吧。 他沮丧的神情,膨胀着我的行走理想,可又总是觉得袜子还不够,还不够。

后来,他还是常常”助纣为虐”,我没敢再替他写的检讨,怕被认为是他”在行政公署工作的父亲所为”而罪加一等,只好又一起郁闷的笑笑。花妖一时间竟成了我们的精神支柱,有支柱总比没支柱好,哪怕是逆向支柱。

念中学的时候,我们去了不同的学校,偶尔也会遇到。他头发长得越来越长,我想也许是为了让槐生小鸟住在头发上吧。咯咯的独自笑着。 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们各自来去,上学放学玩乐三月五月两年.....

等我的袜子快要攒够的时候,很重大的告诉他,不久的将来我要去行走,找到槐生小鸟,以示对他”助纣为虐”的感谢。

他一脸的困惑,”什么槐生小鸟?”

我郁闷的笑:”没什么,我在说故事。” 可不是么。反正袜子又不会发霉,我也会渐渐不再记得。只好说再见了,槐生小鸟。(文/满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