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小米模式盛极而衰

今年米粉节,在20.8亿元的销售神话中,小米生态链产品的表现可圈可点,小米智能插线板24.7万个、小米电子秤4.5万个、小米移动电源40.3万个、小米活塞耳机33.6万个、小米手机手环20.9万个、智能血压计1.6万个、小蚁运动相机3.8万个、小蚁摄像头7.1万个、小米空气净化器3.1万台以及小米自拍杆3.7万个。

不过,在小米最核心业务,智能手机上,数字并不那么乐观。今年7月小米公开报告了上半年的销售业绩,智能手机销量较此前6个月首次出现环比下降。这可能将不利于小米完成全年业绩目标,同时也表明小米在中国国内市场的增长正在放缓。

全年销量是不是能达到8000万至1亿的预期目标还未可知,不过相比去年 273% 的同比增长而言,这个数字并不可观。小米报告称,今年1至6月的手机销量为3470万部,低于去年下半年的3500万部。自2013年小米每半年报告一次销售数据以来,这是销量首次出现环比下降。

在去年的一轮融资中,小米的估值达到450亿美元,从而成为中国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目前,小米是中国销量排名第一的智能手机厂商。然而IDC今年5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一季度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出现了6年以来的首次滑坡。而这是否意味着长期滑坡趋势的开始也未可知。

外媒报道也表示,这家中国智能机新贵可能难于完成其创始人雷军制定的部分野心勃勃的目标,原因在于中国智能机销售的放缓以及小米进军亚洲以外新市场可能面临的挑战。

不过雷军还是乐观地指出,考虑到中国本土市场环境,上半年取得的这一成绩值得庆祝。

“即便在2015年中国智能机市场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小米依旧保持33%的同比增长率。可以说,我们跑赢了大市,交出了一份出色的成绩单,”雷军在一份公开声明中称。

小米相关负责人也向钛媒体解释,环比下降是因为今年上半年有一个春节,不少工厂停工,不能用上半年与去年下半年进行对比。

然而,另一家近一年来势汹汹的华为荣耀手机却宣布,上半年即完成了全年的销售业绩。在去年的高速增长基础上再次翻番。

有业内人士评价,在硬件这个领域,最可怕的不是增长慢,而是由盛而衰,即趋势曲线触顶后下滑。今年小米的压力不言而喻。

小米的第一个5年交出了满意的答卷,但外界对它过高的预期,也让小米下一个5年面临更大挑战。小米最重要的根基——智能手机,同时遭遇市场增速趋稳,以及华为、魅族和360等诸多强敌环伺的恶战局面。在稳守手机战场的同时,小米需不需要继续扩大战场的规模,把自己的粉丝的价值进一步提升?

雷军曾多次向外界表明小米不靠硬件挣钱,而是靠软件盈利。莫博士曾经就这个问题追问林斌,林斌只是无奈地回应“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其实,小米是希望像苹果一样,通过应用商店、云服务、音乐等服务盈利。苹果成功了,并不代表小米一定就能做到。安卓的付费意愿比苹果用户要差很多,很难想象红米的用户会使用小米的付费服务。但如果是一个智能家居的体系呢,是不是有新的商业模式出现?

对于小米来说,最大的困扰当属专利,因为成立时间不长,在专利方面缺乏积累。苹果的专利检索数是小米的1.3倍,爱立信是小米的2.4倍;爱立信的发明公布数是小米的1.3倍,小米是苹果的1.6倍;爱立信的发明授权数是小米35.7倍,苹果是小米的16.3倍;小米实用新型数是爱立信的4.8倍,苹果是小米的3.2倍;爱立信的外观专利数是小米的2.5倍,苹果是小米的3.6倍。

小米转折盛衰间|深度调查

专利的短板让小米手机的出海战略举步维艰,不得不先从相对宽松的东南亚地区做起。甚至据钛媒体记者了解,在2015德国汉诺威IT展上,小米的展台只有简单的几款生态链产品,包括手环、充电宝等,展出一天后便匆匆撤展。一名小米员工向钛媒体透露,“欧美市场,那可是那帮老牌手机通讯厂商的领地。如果展出时候被他们拿走一台手机,那可就麻烦了。”林斌曾在一次内部聚会上表示,小米愿意支付专利费用,只不过不能支付那么高的金额,小米现在需要专注提升自己的议价能力。

对此,不想靠硬件赚钱的小米把赌注押在了生态链上,而恰恰正是这几年的所谓生态链建设,让小米更加树敌无数,更成为让很多创业者又爱又恨的“巨头”。为了平衡规模与体验之间的矛盾,在开放和封闭之间,选了第三条路——用开放的投资打造一个封闭的生态链。

然而,这个生态链打造的新型帝国究竟当下真相如何,未来如何?钛媒体记者早在几个月前开始遍访小米生态链各个环节。阅兵蓝的小长假,深度旧文重新编发,推荐阅读:

小米正在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建造着自己的帝国,如同个体竹子不断寻找竹笋形成竹林。小米科技旗下的天津金星、天津顺米、小米投资(Xiaomi Ventures Limited),雷军旗下的北京瓦力和顺为资本,沿着硬件、软件、内容三条线开始布局。在这个过程中,雷军明确了小米的“有所为,有所不为”,除手机、电视、路由器3大业务外,其他业务均采取与合作伙伴合作的方式,就像他经常说的那样,“不站队,不排他,希望朋友多多的,敌人少少的”。

小米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雷军在公开场合做过多次表述,参照物也在不断变化:Google加亚马逊、同仁堂、海底捞、Costco,到现在的“新国货运动”时期的索尼,他的口号不再是让传统硬件产品智能起来,而是提升中国制造的产品工艺。

硬件生态布局伴随着新国货运动浩浩荡荡的展开,这场运动中不仅有前沿的智能硬件,更包括了对传统成熟产品的改造。事与愿违的是,就在软件、内容布局高歌猛进的时候,小米硬件层面的布局呈现出尴尬的局面,也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封闭,把很多厂商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